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武道天心0073跟你没完

发布时间:2020-01-23 15:41:16

武道天心 0073 跟你没完

一老一少继续向暮光森林深处走去。

接下来,房留仙的话渐渐多了起来。

他不时叫停姜风,指给他看某个明兽或者明植。

他这方面的知识极为渊博,对它们的名字、等级、属性、特征都如数家珍。其中最关键的,是它们的某部分身体有什么样的作用。

姜风想起之前在县衙的校场上听到的话,渐渐明白了一些什么。

他正在思索,突然地面开始震动,姜风猛地抬头,房留仙已经叫了出来:“裂角犀!一阶三级明兽!”

果然,没一会儿工夫,一头灰色的犀牛横冲直撞地冲了过来。它的鼻子上面有一个分叉的角,是青色的。

裂角犀前面有一棵藤蔓正在逃跑。它长得颇为古怪,头dǐng盛开一朵黄色的大花,左右两片叶子像手一样挥舞,脚下须根迈着步子,速度竟然不慢。

房留仙道:“臭臭花,它会散发出一种臭气,激怒裂角犀。那明兽现在已经没有理智了,你要小心!”

説着,他掏出一根棍子,棍子上端突然撑开了一把小伞,伞面旋转,带着他飞了起来。

他晃晃悠悠地飞到树枝上,向下叫道:“裂角犀在暴走状态下会升到一阶五级,你要小心!”

他这架势,摆明了就是要看好戏了!

转眼间,裂角犀已经追上了臭臭花,把它咬得粉碎。恶臭向外弥漫开来,姜风鼻端嗅到一丝,心底深处突然燃起了一丝狂躁。他的目光跟裂角犀对上,两边立刻就像有了生死之仇一样,凶猛地冲了上去!

房留仙坐在一根树枝上向下看,悠闲地道:“毕竟还是年轻人,火气就是旺盛……”

姜风还没有跟裂角犀碰上,突然,他血液里那丝金色的血气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快速流动起来。从空气里进入血液的那丝臭气迅速被它捉住,瞬间消灭。

姜风头脑一清,定下神时,已经对上了裂角犀粗重的呼吸,与那根闪着寒光的青色牛角!

千钧一发之际,姜风伸手,轻轻在牛角的侧面一按。

牛身的冲力与他自己的力量相结合,带着他的身体轻飘飘地飞了起来,跃向裂角犀的上方。

裂角犀冲过了头,一声狂吼,周围一根手腕粗的树枝突然疯长,拦在姜风面前!

姜风像是早有预料一样,伸指一弹。空气中发出一声尖啸,利刃带着电光射向树枝,拦腰将它截断。姜风正好到了它身边,伸手抓住树枝,轻轻一抖!

金色的明力滑过,树皮纷纷而落,露出白生生的枝肉。姜风半空中一个翻身,正迎上了再次返身冲来的裂角犀,树枝正面刺出!

他翻身、刺出的时机选择得恰到好处,裂角犀轰隆隆地冲过来,正好把眼睛送到了树枝上。白色的树枝被明力强化得分外坚韧,直穿裂角犀的大脑。

姜风双手一甩,把树枝的另外一头扎在了地上,裂角犀摆出一副低头认罪的模样,把头埋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周围恢复了平静,房留仙轻飘飘地从树上跳下来,毫不吝惜地夸道:“漂亮!”

姜风説:“毕竟只是一阶三级的明兽。”

房留仙提醒:“它被臭臭花激得狂暴了,应该是一阶五级。”

姜风説:“有得就有失,狂暴之后等级提升,智力也下降了。一得一失,其实还是变弱了。”

房留仙意外地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新思路。”

姜风理所当然地説:“事实如此。如果是正常状态的话,一阶木系明兽,又身处森林之中,对周围环境的控制绝不会只有这个水平。”

房留仙若有所思地问道:“刚才裂角犀控制树枝拦路,我看你似乎早有准备的样子?”

姜风diǎn头:“的确有一些准备。角犀的角是青色的,这代表它是木系的明兽,它的异力一定跟树木有关。”

房留仙等着他继续説,结果他就这样停住了。老人表情古怪地问道:“就这样?”

姜风説:“当时能判断出来的,的确就这些了。”

“剩下的全是你的临场应变?”

“是的。”

“……真是看不出来……”

当时姜风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样,极为从容,哪里看得出来是见招拆招,临场应变!

房留仙思索片刻,突然又问:“昨天人试第二场,你还记得吗?”

姜风diǎn头,心里隐隐知道他要问什么。

房留仙果然问道:“当时你怎么知道对方要从右侧闪避?”

姜风侃侃而谈:“他上场时虽然被限制了不能动,但是眼神不时往右边飘,还摆出了这样的动作。”他做了个示范,那东西极其轻微,几乎只是肌肉的本能反应,普通人绝对留意不到。

“而且,这个人目光不正,眼中没有刚气,是个遇事只会躲避的人。所以我判断他会第一时间闪避,还是向右闪避。”

房留仙继续发问:“要是你判断错了,岂不是会很危险?”

姜风微微一笑道:“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没错,这些都是后话,事实已经证明了姜风的正确。

房留仙思索片刻,又问:“第三场,跟腾致战斗的时候,你也这样预料过一次他的举动?”

姜风説:“所有的动作在发出之前都有征兆,我掌握得还不是太熟练,只能偶尔判断出来。”

房留仙沉默良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以一种全新的目光看着姜风。

事实上,这些事情,在姜风解释之前,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些推测。但实际从他口中听到,还是让人极为震惊。

这只是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少年!

如果他的这套理论发展下去,他就能在战斗中预判其他人的动作,永远快人一步,先发制人!

而且,这套理论説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极其困难。

战斗过程总是瞬息万变,你怎么才能保证,自己能观察到那么多信息,还能根据信息瞬时做到判断?

老实説,第二场对付汤咏怀时的那个预判还好説,毕竟一开始大家都是静止的,留出了充分的观察时间。

但第三场就不同了。第三场,姜风的确就是在战斗过程中预判成功的,就算像他説的还不太熟练,只能偶尔成功,也是极其惊人的结果了!

姜风抬起头,目光清明:“房大师也是因为这个来找我的吧?”他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问道,“宝器师是什么?我能学吗?”

房留仙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一阵子,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叹道:“你要是不能学,这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学了!”

……

……

宝器师顾名思义,就是制作宝器的工匠。制作宝器需要明力,所以宝器师一定是一名武修。

但是,制作宝器需要特殊的天赋,这种天赋只有极个别的武修才能拥有。在整个明心世界里,宝器师都非常难得。传説中,一千名武修里,才有可能出现一名宝器师。

所以,宝器师是真正的稀有职业,地位超然,在大部分地方都很受尊敬。

关于宝器师的内容,姜风在书上看到的不多,但也还是有一些记载。

房留仙的肩膀上绣着两道金色的斜线,这代表他是一位二线宝器师。

通常来説,宝器师分为五级,从一线到五线,等级由低至高。

不同级别的宝器师能够制作不同级别的宝器,最高级的五线宝器师,现在在大陆上也只有四位。从他们手里诞生的每一件宝器,都会专门举行发布会,无论九天还是玄极,所有的强者都会趋之若鹜,把它当成大事参加。

姜风问道:“宝器师需要什么样的天赋?”

不问好处,先问能力,姜风的谨慎让房留仙很满意。他拂了拂自己的胡须,道:“首先,宝器师需要对明力有足够敏锐的感应。错画门一关可以看出来,你对明力的感应范围还是很足够的,就是不知道敏锐程度怎么样。”

他想了想,摸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姜风,説:“翻开来,告诉我每一页上面是什么图案。”

这本小册子只有巴掌大,只有十页,厚度却不算太薄。它的书页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坚硬厚实,上面一片空白,什么图案也没有。

姜风刚一触手,就感觉到隐隐明力的波动。他会意地翻开一页,手指在卡片上轻拂而过,薄薄金光渗入卡片表面。

没一会儿,他头也不抬地道:“一只蝴蝶。”

他不问正误,翻开第二页,片刻后又道:“一扇门,门后有一条小路。”

第三页,“一枝花,是……鸢尾花?”

第四页,“三尾虾。”

……

一页接一页,前面还稍微慢一diǎn,越到后面,他动作越快,显然已经摸到了决窍。没一会儿,一本册子全部翻完,十个页面上的明力图案他全部都念了出来!

他抬头看向房留仙,问道:“这个测试挺简单的嘛……”

这一抬头他才发现,房留仙目瞪口呆,一脸的震惊与狂喜!

老人喃喃道:“如此……如此的明力敏锐度,简直是老天降下来的宝贝!”

他一把拉住姜风,连声道,“你一定要当个宝器师,你要是反悔,我跟你没完!”

兴城市中医院
长春儿童银屑病哪里看的好
保定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杭州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东莞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