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知行合一任东来

发布时间:2019-08-15 11:19:43

核心提示:那些悼念者无不满怀唏嘘之情,他们中既有学界名人,也有众多只读过他的书和著作、直至他去世前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知晓的忠实读者。

年仅52岁的任东来,带着学界友人的唏嘘扼腕、带着妻子女儿的悲痛难舍、带着他未竟的学术事业离开人世。

英年早逝,天妒英才。人虽离去,但任东来深邃的思想、严谨的精神、卓越的学术成就永存。

也许是巧合,201 年5月2日,学者任东来52岁的人生画上了休止符。

再过两天,就是任东来的生日,也是他恩师的忌日,可他没有等到,走得有些匆匆。

这一点从网上长篇累牍悼念任东来的帖文就可见一斑。那些悼念者无不满怀唏嘘之情,他们中既有学界名人,也有众多只读过他的书和著作、直至他去世前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知晓的忠实读者。

作为国内第一位美国历史研究方向的博士学位获得者,任东来认为: 不同社会间的交往和交流应该跟人与人交往一样,尽量了解、借鉴甚至是学习对方的长处,取长补短,共同发展。

这样的思想在他最为人称道的著作《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中深有体现,许多人通过这部化繁为简、深入浅出的书认识了美国宪法史。

学者们普遍认为,该书最大价值在于,通过联邦最高法院在过去两百余年25个重大案件审判的再现,向读者展示了一部形象的美国宪法史。这幅历史图画在细节刻画上栩栩如生,而评论则从大处着眼,要言不烦,对于相关制度演进过程及其历史和现实的意蕴给予了深刻的揭示。江苏省世界史学会副会长、南大世界史学科学术带头人陈晓律表示,这本书在某种意义上填补了当时的学界空白。

多年来,任东来毫无争议地被认为是一位重量级学者,他的名字常常和蔡定剑、邓正来联系在一起。

一位网友在获悉其英年早逝的消息后表示: 最优秀的学者一个个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真是让人想起天妒英才而不胜唏嘘。愿天堂里没有病痛和折磨,愿人间多一份温情,愿学者们保重。

学术成就

1961年生于 长春的任东来,17岁读大学,21岁读研究生,27岁获得博士学位。

他师从已故美国史泰斗杨生茂教授,是中国恢复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制度之后国内第一位美国历史研究方向的博士学位获得者。

论资历和学术辈分,任东来都是美国史学人中的领军人物。

他最早的专业领域是抗战时期的中美关系史研究,1995年出版的博士论文《争吵不休的伙伴(美援与中美抗日同盟)》旁征博引,论证严谨,自成一家之言。迄今仍是代表中国学者关于该问题研究的最高学术水平的一部优秀之作,也是改革开放以来讲求学术规范、追求学术创新的美国史专题研究领域的代表作之一。

他的《政治世界探微》和《小视角下的大历史》,集中反映了当时他对有关问题的专题论文和评论,既有历史深度,又有人文关怀和独到学术视野、文化品位。

在《美国研究》《世界历史》《抗日战争研究》《欧洲》《战略与管理》等刊物上,任东来发表了一系列外交史和国际关系研究的学术论文。成就斐然的同时,任东来的学术重心又从中美关系和国际关系理论,自觉地转向美国宪政史特别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史的研究。

这包括开设专题课程、培养博士研究生、申请立项国家社科基金研究课题、发表专题研究论文、翻译有关学术著作,并与其同事或学生合作出版了在学界内外引起广泛反响的《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在宪政舞台上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轨迹》《最有权势的法院:美国最高法院研究》,关于美国十大法官的合传也已接近尾声。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开拓性地开展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史的研究方面,任东来是中国学界贡献最为彰著的一个领军性学人。

治学精神

自42岁时起,任东来担任南京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生指导教师,10年来早已桃李满天下。

他治学严谨,思想深邃,学术造诣深厚,但为人真诚谦和,即使对于年轻后学也丝毫没有架子。

这一点让南开大学研究生李昀记忆犹深。2010年4月,在厦门大学召开的第十三届美国史年会上,李昀提交了一篇关于 马歇尔计划 的论文,任东来担任李昀所在小组的点评专家。

李昀回忆说,在宣读完论文之后,先生抬起头,微笑着对他说: 你这篇论文选题角度还不错,应该是你博士论文中的一部分吧,可以进行更加深入地研究和探讨。

短短的几句话,使李昀印象深刻,而这个点评,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习史小辈,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励。此后的2012年5月,上海第十四届美国史年会上,李昀在茶歇期间又偶遇任东来。任东来不仅对他点头微笑,而且还关切地询问他目前的工作科研情况。

一生治学严谨,对晚辈更时常关照提携。 就在他去世前的一段时间,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帆收到了任东来寄来的新书 《最有权势的法院:美国最高法院研究》。

新书的落款是南京医院,这让何帆内心隐约不安,他打听后方知,卧榻之上的任东来正在与病魔作着殊死搏斗。

自2012年7月4日刚查出病伊始,任东来始终表现得很乐观,在面对全国各地来看望他的朋友和弟子时,他说自己活到80岁没问题;哪怕是在恶化后,也觉得能再活三五年不成问题。

临终前,他虽然承受着身体的巨大痛苦,大脑却异常清醒冷静,表情亦十分刚毅镇定,完全没有癌症晚期病人那种昏沉凄苦的样子。

东来最后走得很安详。 任东来妻子、南京大学教授吴耘说。

在吴耘看来,对于宪政研究,任东来始终保持一股发自心底的 。这种 让他在学术世界尽情畅游,每次的畅游都是 愉快的精神之旅 。

名利身外物

一个具有世界眼光的爱国者 了不起的铺路架桥者 永远追求新知的学者 这也是妻子吴耘对任东来的评价。

曾有人总结国内学者的不可承受之 重 :无休无止的课题申报、无休无止的评审、无休无止的检查 还有房子、车子、票子、面子,方方面面的压力。

任东来却将之视为身外之物。

他在申报、评审方面并未觉得有很大压力。他的心态很好,能上就上;不行,下次再来。他从来不去刻意争取什么,名利好像都是别人的事。

在吴耘印象中,对生活无比热爱,喜欢旅游、养花、养狗,广交朋友的任东来,永远是个阳光大男孩。

不能不提的是,任东来还是一位热心公益并身体力行的学者,在数以百计的美国史研究者中,似乎只有任东来等寥寥的两人以业主委员会主任的身份,投身于小区业主自治实践。

许多学者表示,这在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的当今,尤其难能可贵。这种可贵的学术公益精神,不仅体现于他 甘为他人作嫁衣裳 (如与黄安年教授等发起编纂《美国史研究与学术创新 刘绪贻教授九十华诞祝贺集》),而且还反映在他走出书斋,把宪政法治与民主的理念用于其所在小区的业主自治实践:他不仅在其小区发起召开了业主大会会议,并当选为小区业主委员会主任,而且还卓有成效地开展了小区业主维权,维护了全体业主的权益。

在小区业委会,任东来一干就是四五年。但小区管理不同于学术研究,方方面面的协调千头万绪,而任东来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心里总是牵挂小区,常常夜不能寐。2011年因健康原因,他不得不辞去了业委会主任这一职务,但之后依旧关心小区的建设。

时光荏苒,任东来的事业和学术已渐入佳境,然而201 年5月2日晚6时47分,可恶的淋巴癌还是过早地夺去了他的生命。有媒体认为,这也是继蔡定剑、邓正来后,学术界损失的又一名重量级学者。

5月4日,在送别任东来的仪式上,每个参加者手里都拿着一份介绍逝者生平和学术的小册子,标题是《生命的厚度 任东来教授的学术人生》。而 生命的厚度 这5个字也很好地概括了学者任东来颇有厚度的一生。

跌打损伤外擦有什么药
肠道菌群失调会怎么样
急性腹泻能自愈吗
经常肠胀气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