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世妖尊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触及底线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9:41

绝世妖尊 第一百四十九章 触及底线

最近一段时间秦荣和司马云两人经常混在一起,古尘早就不觉的稀罕,可是这次见到两人,明显已经不是几日前的正常相处。

秦荣靠在自己的洞府前,一副小女人姿态,司马云一手撑着岩壁,一手放在她的腰间,尚若只是这种暧昧的姿势也就罢了,可是透过秦荣胸前的衣领口,他能看到一些淡淡的捏痕……。

秦荣本性终究难改变,她到底还是走出了那一步。

忽然看见古尘回来,秦荣愣了一下,她和司马云耳语了几句之后,司马云看了古尘一眼就离开了。

古尘自顾的返回自己的洞府,秦荣紧随其后,空荡荡的洞府中,连一个桌椅都没有,连句客套的“请坐”都说不出口。

见古尘双臂环抱胸前,靠在一块凸起石头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秦荣尴尬的一笑,道;“我打造了两套桌椅,可以送给你一套。”

古尘挥了一下手,道;“秦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秦荣点了点头;“当然知道,男欢女爱本来就是人之常情,而且我并没有对司马云施展《合欢大法》,只是寻求一点身体上慰藉,难道这也不行吗?“

古尘摇了摇头;“我念在你当年确实救过我的命的份上,很想帮你脱离现在的困境,但是你这么下去,我就算是想帮你都无能为力。”

秦荣妩媚的一笑,移步到古尘身前,道;“你真的想多了,我和司马云只是各取所取,我知道现在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且他现在是我在山上为数不多的一个小依靠,我怎么可能对他动手?”

秦荣的辩驳,让古尘无话可说,突然,秦荣后移一步,上下打量起了古尘。

古尘奇怪的看着秦荣,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秦荣嘴角浮现一抹狡黠的笑,道;“古尘,我若是问你个私人问题,你不介意吧?”

私人问题?

古尘皱了一下额头;“你想问什么?”

“要实话。”秦荣笑眯眯道,“你到底有没有碰过女人?”

饶是古尘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后,也不禁的懵了。

这是什么问题?

“快回答。”秦荣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激动。

一幅幅画面从自己的脑海闪过,那是古尘还是古家大少的时候,虽然他并非纨绔子弟,但是富家子弟也有自己的交际圈子,而且当年尚且年幼,确实做过一些现在想想啼笑皆非的事情。

没错,他经历过破处夜。

富家子弟,常去花楼喝酒并非稀罕,同龄人中大都早就尝过男女滋味,而他是个例外,所以那晚他被整蛊,和一个女人睡了一晚,但是也只是安分的睡了一晚,那就是他的破处夜,现在想想,无比幼稚

见古尘良久没有任何的回答,秦荣突然捂嘴笑了一下,道;“怪不得,你若是体会了这男女之间的美妙滋味,或许就不会这么看我了,我认为,这是天地间最美妙的事情之一。”

古尘摇了摇头;“随你,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该提醒的也都提醒了,若是你不觉得自己是在自掘坟墓,那么你继续就好。”

似乎很怕惹怒了古尘,秦荣忙道;“放心,以后不会了,司马云虽然空有一身修为,但是某些方面确实不怎么样,和这样的男人玩,就是折磨自己。”

古尘也不接话,转言道;“随便你,我现在要修炼了,如果没事你先出去吧。”

秦荣点了点头,转身外出,可是在临近走出洞府的时候,她停下道;“对了,这场大雪是怎么回事,我和司马云进洞府前还好好的,怎么从洞府出来,翠云山就变成了这样?”

古尘无辜的纵了一下双肩;“我也不清楚。”

熊霸,病鬼和他的身份,都是需要保密的事情,古尘既然已经得到提醒,自然不会再透漏给秦荣分毫。

怀疑的看了古尘一阵,秦荣没有再多问,转身离去。

待到秦荣走后,古尘沉思了一阵,他身躯急剧变化,化身成妖魔形态,随后盘膝在地,修炼起了骨魔式。

古尘感觉自己的修炼功法或许是世界上最独特的,并非是因为能让他化身成妖,而是他现在已经修习了神魔九式中的三式,其中只有魔虎式是吸收元气,而火凤式和骨魔式则是消耗元气。

火凤式自然无需多言,每次他提纯火焰,所消耗的元气,说是一个无底洞也毫不夸张。

而现在的骨魔式,虽然只是一套炼骨之法,但是却需要将元气散出经脉,来滋养骨骼,长久下来,所需要的元气也将极为恐怖,他真担心,若是如此下去,魔虎式修炼来的元气,究竟够不够消耗的?

索性,他还有块未知名的石心做后盾,若是没有这块石心,他估计自己现在正忙着四处搜集丹药,哪里还有时间潜心修炼?

从熊霸手中得到了五十颗花露丹,也只能暂缓一时,但是既然有资源在手就要利用起来。

……

古尘沉浸在骨魔式的修炼中,静静的体会自己的骨骼在元气的洗涤下一点点变强,时间恍然而逝,终于,等到身上最后一颗丹药也被服用之后,他睁开了眼睛。

瓮声道;“开始怀念在龙虎军的日子了,做上几个任务就能兑换足够一阵修炼的丹药,虽然这翠云山有药材,但是我不会炼制丹药,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头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古尘从妖魔身变回,他沉思了一阵,然后走出了洞府。

“秦荣姑娘,我司马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有我在,偌大的清风府,没人敢动你。”

上次秦荣当着古尘的面承诺不再和司马云纠缠,而依着古尘对她的熟悉,她既然说了,那么肯定会做到,而现在……显然是司马云在纠缠她!

古尘心中有些感慨,何曾相识的画面,当年王战只怕比司马云还要黏人,但是他现在的下场呢?已经入土多年!

这就是硬贴秦荣的下场!

若是司马云真的陷入了当年王战那种状态,那么他距离死亡也已经不远了。

秦荣被司马云逼的靠在岩壁上有些束手无策,古尘只是看了一眼,就如同没看到一般要离去,突然,秦荣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大声道;“古尘。”

古尘很想装作没听见,可是身后隐隐传来的那道杀机,让他有种忍受不住的冲动。

管他什么事?

古尘站立,转身回望,正好迎上司马云不善的双眼,双眼无视司马云,古尘淡淡道;“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司马云抢先开口,“我看古兄神色匆忙,若是有事就先走吧,我和秦荣姑娘闹着玩的。”

说着话,司马云将手掌放在了秦荣腰间,看向古尘的眼睛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古尘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还真是有意思,他和秦荣虽然相识,虽然是从凤阳城一起来的,但是彼此连朋友都算不上,更别提进一步的关系了,但是现在,貌似司马云将他当成了竞争对手,充满了挑衅。

若是因为别的事情,司马云敢这么挑衅,古尘定然不会示弱,但是这一次,他实在没有相较上下的冲动,因为他对秦荣从来没有过丝毫的想法,若是接受了司马云的挑衅,反倒是证明他对秦荣有想法,他可不想让这样的误会发生。

若是以后被秦荣当成一件笑谈,也是尴尬的事情。

古尘摇了摇头,他刚欲转身离去,压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呸,什么真男人,就是个软蛋!”

迈出的步伐停在半空,古尘这一步最终没有踩下去,他闭了一下眼睛,转过了身。

秦荣嘴角带着一抹狡黠的笑。

古尘知道,肯定是她从中捣鬼,否则他和司马云之间没有任何的牵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被敌视,但是现在不是她捣鬼不捣鬼的事情了,而是司马云要欺负到他的脖子上来。

没想到古尘会再次折返,司马云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一脸的不屑,他看向秦荣道;“秦荣姑娘,你到底还是涉世未深,真男人,不是从身材和长相来判断的,而是实力,有实力的男人才是真男人,没实力的男人,就是软柿子。”

古尘清晰入耳,但是他面无变化,甚至是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他缓步来到秦荣和司马云身侧,左右看了一下两人,道;“司马兄,刚才听到了你说软蛋二字,不知道你指的谁?”

没想到古尘会问的如此直白,司马云再次发愣。

怎么回答?

他这是在秦荣面前装,若是现在改口说自己没说过,那就是打自己的脸,还会被秦荣看不起。

若是他承认说了,并且说的是古尘,那么和古尘之间的关系,直接就算是完蛋了。

一个是古尘,一个是秦荣,如何取舍?

司马云权衡了一番,笑盈盈的看向古尘道;“没错,我确实说了。”

秦荣双眼弯成了月牙,看似是被司马云的霸气折服,但是只有古尘知道,她是看到热闹即将上场,所以才这么高兴。

这个女人,总是想惹出一些事情出来。

看着秦荣笑盈盈的样子,司马云显然也误会了,能得到美人的亲睐和爱慕,让他瞬间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司马云挺直胸膛道;“我就是说了,而且我还要告诉你,我说的软蛋,就是你古尘,别说真男人,你连个男人都算不上。”

秦荣笑眯眯的表情一怔,迅速的转变成了担忧之色。

因为她没想到司马云竟然比自己想象的冲动,依着她对古尘的了解,这番话恐怕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事情要麻烦了!

河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金昌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商丘治疗阳痿方法
河南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金昌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