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遥遥无期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8:47
“没事吧?你开车也要小心吗?我已经退到这边了,你怎么还往我这边来。喂,没事吧?喂。”一个寒雨搜刮,暮色萧条的晚上,王范骑着那辆被岁月带走光泽,发出滴滴声的嘉陵摩托车,刚刚从集市的一间建筑工地回来。却不料,在村口的一处斜坡上,遇上对头开来的摩托,两个人相让着,但王范在最后相让的时刻,自信满满,想撞过去。不料雨水把他的脸打湿了,一下子懵了过去,喀拉一声就把对方给撞了,那人翻了一个跟斗,倒落在水泥路外一块种着番薯的地里,雨继续它的节奏,雨水打在王范那套破烂不堪的雨衣上,其实里面已经有冰冷冷的水在身体的某一处渗透着,只穿一件长袖的他,叽里咕噜的冷得牙齿碰撞得至发嘚嘚的声音。此刻,看到那个人倒下去之后,那嘚嘚声更加的激烈了,像一个受了神经刺激的人,不知那条在发作,无法自控。但此刻此刻的王范也很清醒的知道,如果不下去救那个人的话,即使那人有三长两短,朦朦胧胧的,谁也不知道谁是谁,他王范也可以逃之夭夭的。
但下意识的,他就下了车,迅速的跑向那人倒下的番薯地。说是番薯地,但在两抔番薯的中间竖着一条黄乎乎的细竹竿,蔓延在竹竿上的是绿意昂然的豆角叶,被农村人称为懒人菜,因为它无需太多的水分和养料的滋养,就可以得其丰硕的果实了。
王范跌跌撞撞的小跑过去,把倒在地里的人紧紧的拖起水泥路来。但那人却想死去一样,肩膀直流着泛红的血花,让从未见过如此泵然的血的王范,顿时恐惧万分,以为那人死了。
“来人呀,有人死了。来人呀,救命呀!王范边哭边说。
就在不远处的番薯地上,有两栋楼房,建在垒起来的高地上,被那些番薯地包围着,那是他们的地,现在用来建房子,因为他们占有大部分在那里,所以才敢这样胡作非为的乱改乱建。当年镇长说要在这大片的山丘地里筑起两排别墅区,带动王岩村的发展,但王岩村的族老头王菊,这个八十岁有余,唯我独尊的好事者,却认为这会把村子的财运塞住,一些爱拍马屁的人,也跟着附和。在投票的时候,那些不知情的村民却被忽略,王菊做了手脚,就没有通过了。后来知道实情的村民,也无话可说。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十恶不赦的族老头,惹不起。所以此事就此不了了之的结束。那是十年前的事,那个族老头虽然还在世,但已经只有躺在床上被人喂的份了,三年前中风倒在厕所里,瘫痪了。如今的王岩村亦显示它的繁华,路灯开到家门口,除了王范和王秋两兄弟没有盖房子外,其他人都是两层,三层一下子盖起的。每家每户都砌起高高的围墙,有些竟占用水泥路来做围墙。把楼房围得严严实实的,再加上一扇高级不锈钢的闸门,好像怕谁闯进去似的,又像在隔离外面世界。为此,好几户人家还跟邻居吵闹过呢。
王范的哭叫声终于感动了苍天,雨渐渐停下来了,那其中的一户,是王范的哥们王玥,一个桔农。王范因为他的赞助,也在后山坡种起桔子来。去年就赚了一些钱,不由得欣喜,于是今年投入更多成本进去,希望来年可以盖房子。种了一面山,如果天气好,不出意外的话,王玥跟他说,今年的收获不会差的。
王玥闻声赶来,见是自个哥们。二话不说就跟王范一起抱起那个人往他家去。
但谁也没想到,那人始终昏迷不醒。最后,只好叫救护车来。
镇区医院不肯接,伤势太重了,医院没有那么先进的技术,亦没有肯动刀的医生。
最后不得不往市人民医院送,就这样折腾了一夜,王范直喊:“怎么办?怎么办?如果他真死了,我没钱赔,就老命有一条呀。”想到钱,想到那人的命。王范不由得哭泣。
王玥直安慰: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钱可以赚回来的。
到了市人民医院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所幸有主治医生值班。
两个小时之后,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告诉王范,说伤势有些严重,开不开刀都行。开刀要一万左右,不开刀,愈合时间会比较长。
第二天中午,那人醒来直喊:你赔我钱,赔我钱。
吓得王范和王玥脸色苍白,加上一夜未合眼,这时的王范简直就是矮穷矬的黑佝偻。
“医生跟我说,可以不动手术。”王范鼓起勇气说,他害怕病人说动手术。就是医生跟他说动手术要一万多的时候,他都差点瘫软倒下的了。
“不,我要动手术。我害怕留下后遗症。是要动手术的。”原先的挣扎让他顿时感到全身像被蚂蚁咬着,渐渐的把声音降下来。痴呆的望望天花板,又看看那被包扎的紧紧双肩,动弹不得的手,让他再想挣扎,但已经没有力气了。
“好吧,动就动吧。”说完就掉头走人。
王玥也跟着出去了。

共 17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辆摩托车相撞,几经周折,好在人都没有事。小说描写生动,诸多问题启人深思,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12-11 10: :1 拜读。问好。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尿失禁用哪种纸尿裤
儿童中暑怎么办
儿童中暑
成年人纸尿裤怎么选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