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至尊神武 第九百四十一章 惜败

发布时间:2019-09-25 14:55:19

至尊神武 第九百四十一章 惜败

果然,道场之上,不戒禅师的等待有了回应。

只见另一边,用xiǎo天手将不戒禅师轰出的高聋,原本应该是乘胜追击的态势。

但是却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收回了巨大的法器,盘身坐下,从怀里掏出一颗xiǎo丹药服下

至尊神武  第九百四十一章 惜败

,开始运气调息。

这一变动,让场下之人全都看傻了眼。

原本应是胜利的一方,竟然变成要当场调息这种狼狈下场,而不戒禅师看起来虽然狼狈,但却是依旧站着,眼中充满斗志。

这下连场边的仲裁人都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判定。

“那大胡子输了!现在只要和尚轻轻一击,便能为他超度!”虚天子在场边大喊,似乎是在提醒仲裁人。

场上,不戒禅师结出佛印,一道金光从手中亮起,但是还没放出。

自己却又先吐出了一口鲜血,当下也顾不得别的,赶紧盘腿坐下调息,以免气血翻涌冲破五脏六腑。

这倒是又让虚天子失去了言语。

道场之上,原本是斗法的情形,此时竟然变成了两个修仙者调息的比拼,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原来,方才高聋轰出不戒禅师的那一击,并非全是高聋一人所为,而是不戒禅师眼见自己即将落败,便使出了“自毁金身”一招,催动全身的灵力,护住心脉。

用佛门的金刚正气反震伤害,是以不死印破后,他人被轰击出去,而高聋却反受其伤。

但是毕竟不戒禅师的修为比起高聋而言低上了许多,“自毁金身”没办法完全免受天手伤害,所以在半空中便吐出了鲜血。

这在修仙者的打斗中是极为严重的损伤,而他落地后并没有立刻调息,而是想一击定胜负,更是害得自己体内灵力窜动,险些废掉了一身的修为。

就这样,场上两人此刻谁也没办法打倒谁,只能看哪个人先行调息好,便能成为这场斗法的胜者。

场下众人众口纷纭,有的説刚才应该就已经能判定天手炼丹人胜了,是仲裁人声音慢了一步。

才会让不戒禅师使出这种两败俱伤的招数,也有人説是高聋先行坐下调息,按照先后顺序来判决。

应该是不戒禅师坚持到最后了,该是不戒禅师胜才对。

更有人説着风凉话,干脆让两人同时落败的好……

时间就这样静静流过,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场上两人才又重新有了动静。

只见天手炼丹人高聋的头dǐng上飘出一片雾气,想来是之前服下的那颗丹药加速了血气的运转,让他更快地进行完了身体当中元气的周天运转。

不消片刻,雾气已经由浓转淡,而他也睁开眼来。

另一边,不戒禅师依旧没有丝毫动静,一来是由于没有任何丹药的帮助,二来也是由于修为较低,是以此刻扔处于调息当中。

高聋起身,看了场边的仲裁人一眼,伸手唤出了xiǎo天手掌。

虚天子张口,却一句话也説不出来。

“天手炼丹人,高聋,胜!”仲裁人此时才高声大喊。

话音一落,不戒禅师又咳出了一口浓血,当下也不再调息,起身念道:“阿弥陀佛,贫僧修为还是太浅,无法达到心静如水之境地,也罢,也罢。”

言语当中带有深深的落寞。

“鬼和尚!瞎念叨什么!打得好!至少老夫第一个佩服!”虚天子嚷嚷起来。

“善哉,善哉,有友至此,足矣!”不戒禅师回头对虚天子一笑,当下迈开脚步,独自离开道场。

陈恒安慰虚天子道:“此次一别,下次相遇,不戒高僧的修行必定又会上一个层次,您也就别太担心了。”

“老夫是担心这鬼和尚太过迂腐,想不开。”虚天子口中説着,目送不戒禅师离开,最终也没有去追。

“不戒高僧佛根灵慧,不会像您这般暴躁的。”陈恒笑道。

“也是,也是……”虚天子听完笑着,倒是没有发脾气。

再看场上那天手炼丹人,此时脸色如同斗法之前一般,红润精神,似乎刚才的激斗并没有发生,让人不得不感概其恢复能力,或许是那粒丹药产生的神奇效果。

此次论道的规矩是斗法胜者可以先下场休息,两场之后再度上场,而对于高聋而言,只要有丹药,他便可以一直斗下去。

直到他走回人群,仲裁者才又高声呼喊:“下一场,明峰君主!对阵,虚天子!”

这下轮到虚天子上场了。只听到虚天子哈哈大笑,对陈恒説道:“正合老夫意思,刚才看那鬼和尚斗法斗得老夫手痒痒,正好上去玩玩!”

“前辈xiǎo心。”陈恒也只是笑着。

“哼,这下要让你xiǎo子看看老夫的真正实力!去也!”虚天子説罢,纵身飞向道场中央。

“拭目以待。”陈恒説。

陈恒看着虚天子一跃而上,正要找到一个观看角度比较好的地方坐下。

这时,他突然觉得一道眼光冷冷的向他射来。

陈恒循着那道目光一看,竟然是刚刚在场上的那个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用她那一双碧色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陈恒,仿佛陈恒是一块放在砧板上的肉一样。

陈恒见那青衣女子如此瞧着自己,心下想了想,这时候如果自己胆怯,岂不是显示不出自己威猛的一面。

因此,陈恒也冷冷的盯着那名青衣女子,那名青衣女子显然是没有想到,这陈恒尽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看,突然就楞了一下。

然后,那双原本充满死气的眼珠子一转,瞬间眼波流转,略带几分顽皮的看着陈恒。

“这什么人啊!?”陈恒让这青衣女子盯得发毛,这下青衣女子再不是用那种死人一样的眼光盯着他看,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不习惯。

“陈大哥……”这时在看台的菱悦诗好不容易从人海中找到了陈恒,还好她眼尖,一下子就看到陈恒站在那边。

陈恒一回神,转头看向菱悦诗,顺着菱悦诗的方向看过去,菱悦诗所坐的地方旁边还坐着几个仙风道骨的人。

其中有一个,就是方才不断想出新法子折腾他们的天清尊者。

陈恒看着菱悦诗朝自己招了招手,不由得一阵笑意,突然,脑子里浮现出那个绿衣女子的眼睛。

这时,当他再回过头去寻找那个绿衣女子的时候,那名绿衣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陈恒看了一眼刚刚的看台,心下想到,罢了,既然找不到人就算了,专心看场上的虚天子的比赛吧。

这时当他回过脸来,一张冰冷的,不带表情的xiǎo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嗯……”陈恒盯着这张有着绿色瞳孔的脸,突然想到她刚刚在道场中的表现,脖子后面不禁起了一阵凉意。

“你叫什么?”绿衣女子开口问道,声音异常冰冷,但是却让人害怕不起来。

反而想起了冬天初雪融化时,从屋檐上低落的水滴,清冷可爱。

“在下陈恒。”陈恒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这时这个青衣女子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看,仿佛是想从陈恒的眼睛里看出一些什么东西出来。

“陈恒……”青衣女子似乎是在思索什么,然后突然间又退开来,跟陈恒隔出一个手臂宽度,冷冷的説道:“下场比试,就是跟你?”

陈恒有些不解,但是按照刚才不戒禅师与虚天子的上场顺序,下一场如果没有大问题的话,应该是轮到自己上场了。

“你跟菱悦诗什么关系?”这青衣女子又问道。显然是刚刚菱悦诗朝着陈恒招手的时候被她瞧见了。

“普通朋友而已,不知道阁下为何关系这个?。”陈恒看着菱悦诗的眼睛又直勾勾的朝着自己的眼睛看上来,赶紧低下头。

“难怪……”青衣女子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在她冰冷的面容上显得十分动人。

陈恒正要问些什么,只见青衣女子説了一句:“场上见。”然后,一道青色的影子瞬间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陈恒正要回头再找寻那青衣女子的身影,去突然听到菱悦诗又喊一声:“陈大哥,快过来这里!”

陈恒一听,估计是菱悦诗给自己留了个好位置,只好朝着菱悦诗的方向走去。

一到菱悦诗的位置坐下,陈恒不禁大为感慨,跟主办方有diǎn关系就是好啊,连预留的看台位置也那么的恰当绝佳。

从陈恒所坐的位置看下去,整个道场尽收眼底,场尊者所使的每一招都那么清晰。

比刚刚在台下还要用运用灵力来感知不知道爽了多少倍!

菱悦诗正一脸期待的看着陈恒坐下。

待陈恒坐下之后,随即问道:“刚刚那个死人脸找你做什么?”

陈恒一脸茫然,问道:“死人脸?”

菱悦诗顺手指了一个方向,説道:“就是那个,穿绿衣服的!”

陈恒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一看,只见那青衣女子已经回到了她原来的位置上,正朝着陈恒的方向看了一眼。

陈恒这才明白过来,菱悦诗所指的“死人脸”就是方才那个神秘而又厉害的青衣女子。

于是回到:“没做什么,好像是下场比赛就轮到我跟她比了!”

菱悦诗看见青衣女子一脸笑意的看着这边的看台。

冲着青衣女子做了一个鬼脸后,这才悻悻的回过头来跟陈恒説:“陈大哥,别説我没提醒你啊!你等下跟那个死人脸比试的时候,千万别看她的眼睛!”

宁德治疗癫痫病医院
宁德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宁德癫痫病
宁德癫痫病医院
宁德癫痫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